山東省教育廳張志勇:學前教育是重要的社會公益事業(圖)

2019-08-07 10:32:10   專訪頻道    來源: 樂學網

  當下,入園難入園貴仍然困擾著很多普通老百姓。特別是普通工薪階層。十八大以來,黨中央高度關注學前教育事業。十九大報告在保障和改善民生的藍圖中特別加入了“幼有所育”的新要求。

  2018年11月15日頒布的《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學前教育深化改革規范發展的若干意見》提出,公辦園原則上不低于50%,普惠性幼兒園不低于80%,2020年實現毛入園率85%。根據意見精神,為落實相關要求,2019年1月22日,國務院辦公廳向各省市自治區下發了《關于開展城鎮小區配套幼兒園治理工作的通知》,通知要求,小區配套幼兒園應當由教育行政部門辦成公辦園或委托辦成普惠性民辦園,不得辦成營利性幼兒園。之后,各地方采取積極舉措,加大公辦幼兒園和普惠性民辦幼兒園發展的步伐。但在一些地方,政策執行中也出現了一些問題。

  為此,《人民政協報》特別采訪全國人大代表、山東省教育廳巡視員張志勇就當前有群眾困惑的一些問題談自己的看法。

  “學前教育是重要的社會公益事業”

  采訪記者:賀春蘭

  張志勇

  全國人大代表、山東省教育廳一級巡視員

  中央新政是否壓縮了民辦幼兒園的發展空間?

  賀春蘭:張代表,您如何理解至今依然存在的“入園難”“入園貴”難題?

  張志勇:對于學前教育的發展,人們詬病最多的,就是所謂“入園難”“入園貴”問題。其實,準確地說,是“入公辦園難”“入民辦園貴”。長期以來,不少地方,一個縣(市、區)很少有幾所真正意義上的公辦園,甚至在很多縣(市、區),只有一所實驗幼兒園,老百姓要入這樣的公辦園,當然難;與此同時,老百姓入不了公辦園,又想上好一點的民辦幼兒園,在大城市上幼兒園,一個月動輒要交幾千元,甚至上萬元,對于大多數老百姓而言其價格當然貴。

  解決“入園難”“入園貴”的治本之策,就是大力發展公辦園,通過擴大公辦學前教育學位的供給,緩解入公辦園難問題,同時,降低人們對高收費民辦園的需求,進而發揮公辦園調控高收費民辦園價格的作用。這也正是中央文件要求加快發展公益、普惠性學前教育的要義之所在。

  賀春蘭:中央出臺學前教育新政的最大意義是什么?

  張志勇:中央新政就是要回應廣大人民群眾關注的解決入園難入園貴問題。進入新世紀以來,我國學前教育發展面臨的最大挑戰,就是學前教育事業的屬性不明。不少地方,把學前教育推向了市場,主要通過發展民辦學前教育來滿足人民群眾對學前教育事業的需求。

  在我看來,《意見》的出臺,最重大的意義,就是確立了學前教育的公共服務屬性。《意見》開宗明義,強調“學前教育是終身學習的開端,是國民教育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是重要的社會公益事業。”在這里,《意見》突出強調了學前教育的社會公益事業屬性,為確立學前教育的公共服務屬性奠定了堅實的基礎。可以說,撥正了學前教育發展方向,如果我們仍然在市場和公共服務之間搖擺不定,那么我國學前教育可能會在彎路上越走越遠。

  賀春蘭:國家為什么要大力發展公益普惠性學前教育?

  張志勇:一方面,學前教育的公益屬性是最強的。美國經濟學家、諾貝爾獎獲得者海克曼長達四十年的追蹤研究表明:在學前教育上每投資1美元,可獲得17.07美元的回報,其中4.17美元是對個體成長的回報;12.9美元是對社會公共事業的回報,體現在社會福利、補救教育、預防犯罪方面投入的降低以及納稅的增加。學前教育投資效益這種鮮明的外溢性特征,恰恰說明學前教育投資的公益性是國民教育中最強的。

  另一方面,從我國社會發展階段看,我國仍處于快速城鎮化階段。制約我國城鎮化進程的因素很多,其中一個重要因素,就是年輕人進城生活、工作的成本偏高。一個是撫養孩子的成本、教育的成本太高,另一個是買房子的成本太高。大力發展公益普惠的學前教育,有利于降低年輕人進城的成本,有利于促進我國的城鎮化進程。同時,也必須看到,降低年輕夫婦撫養、教育孩子的成本,對于鼓勵年輕人生育意愿,延長我國人口紅利具有重大意義。

  賀春蘭:為什么強調公辦幼兒園不能低于50%?

  張志勇:《意見》要求“各地要把發展普惠性學前教育作為重點任務,結合本地實際,著力構建以普惠性資源為主體的辦園體系,堅決扭轉高收費民辦園占比偏高的局面。大力發展公辦園,充分發揮公辦園保基本、兜底線、引領方向、平抑收費的主渠道作用。”說到底,加快發展公辦學前教育,要求公辦幼兒園不能低于50%,其根本目的就是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學前教育發展理念,發揮公辦幼兒園對學前教育市場的引領和調控作用,以最大限度地保障學前教育的公益屬性,降低幼兒接受學前教育的成本。

  賀春蘭:現在,大力發展公辦園,有人擔心政府財力的承受能力,您怎么看?

  張志勇:《意見》明確要求“健全學前教育成本分擔機制。各地要從實際出發,科學核定辦園成本,以提供普惠性服務為衡量標準,統籌制定財政補助和收費政策,合理確定分擔比例。”同時,要“根據辦園成本、經濟發展水平和群眾承受能力等因素,合理確定公辦園收費標準并建立定期動態調整機制。” 這說明,即使公辦幼兒園,其辦園成本也不是由政府全部包辦,而是由政府和個人共同分擔的。加快我國公辦學前教育事業的發展,一方面,各級政府要加大財政投入,新增財力要向學前教育傾斜,逐步提高學前教育經費占財政性教育經費的比例;另一方面,要建立合理的分擔機制,適當提高受教育者家庭的分擔比例。

  中央新政是否壓縮了民辦幼兒園的發展空間?

  賀春蘭:有人認為,中央新政極大地壓縮了高收費民辦幼兒園的發展空間和贏利空間,你怎么看這個問題?

  張志勇:是的。從中央規定的公辦幼兒園、普惠性幼兒園的比例看,必然要限制和壓縮高收費民辦幼兒園的發展空間,同時,隨著高質量公辦幼兒園的不斷發展,高收費民辦幼兒園的贏利也會逐步回到正常的水平。在這里,我想闡明一個觀點,就是教育尤其是學前教育,作為公益性最強的教育事業,不能凸顯它的資源配置的市場屬性,更不能把學前教育作為產業、作為企業來舉辦。我個人認為,國家應該更多地鼓勵支持人們去搞實業,而不是千方百計往教育領域擠,拼命在在孩子們身上變著花樣賺錢。

  賀春蘭:我們在調研中發現,一些地方出現了強迫幼兒園轉普惠園的做法,這符合中央精神嗎?您怎么看?

  張志勇:由于歷史的原因,一些地方高收費民辦幼兒園占比過高,面臨著加快發展普惠性民辦園,降低高收費民辦幼兒園占比過高的壓力。一些地方,急于提高公辦、普惠幼兒園的比例,甚至出現了強迫民辦園轉設為普惠園的做法。我認為,這些做法,是對中央政策的誤讀。優化公辦園與民辦園的關系,降低高收費民辦園占比過高的正確做法,只能是加快公辦幼兒園的發展步伐,不斷擴大公辦幼兒園的占比。當然,政府可以通過政策扶持、經費扶持、師資扶持等做法,引導一些民辦幼兒園辦成普惠園。這里的前提是,必須堅持自覺自愿的原則,而不能強制將民辦幼兒園轉型。

  賀春蘭:今年,李克強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中特別強調要“多渠道擴大學前教育供給”。您如何理解總理“無論是公辦還是民辦幼兒園,只要符合安全標準、收費合理、家長放心,政府都要支持”的要求?。

  張志勇:我個人理解,李克強總理政府工作報告關于學前教育的要求,向全社會釋放了以下信號:一是我國學前教育事業的發展,要堅持公民辦并舉的方針。中央要求加快公辦學前教育事業的發展,并不意味著要限制民辦學前教育的發展,從相當長的歷史時期看,要滿足廣大人民群眾對學前教育的需求,仍然要堅持公辦和民辦“兩條腿走路”的方針。二是各級政府要積極支持民辦幼兒園的發展。特別是要通過土地、稅收、購買服務等方式,支持普惠性學前教育的發展。

  當然,政府支持普惠性民辦幼兒園的發展,下列現象必須引起高度重視:一是只掛普惠性幼兒園的牌子,而不給予財政資助。二是只給少量資助,幼兒園的收費遠遠無法彌補政府限價后與原來收費的差額。

  同時,我想強調的是:學前教育作為公益性事業,政府大力發展公辦學前教育事業的決心和信心是毋庸置疑的。隨著公辦幼兒園的大量舉辦,人民群眾對優質學前教育機會的選擇權會得到更好的滿足。在這種情況下,出現公辦幼兒園與民辦幼兒園的生源競爭,一些質次價高的幼兒園被市場淘汰,過去獲得較高利潤回報的幼兒園出現收益下降,等等,都是正常的。

  總之,總體上說,民辦幼兒園的利潤空間可能會下降。但我相信,留下的是真正熱愛學前教育事業的人

  賀春蘭:現在,不少地方民辦幼兒園占了80%,這么短的時間內大幅提高公辦幼兒園的比例是否現實?

  張志勇:發展公辦幼兒教育事業,并不是政府包辦一切,公辦學前教育的舉辦形式是多樣的,包括政府投資辦園、城鎮居住區配套幼兒園、黨政機關辦園、國有企業辦園、公辦學校附屬幼兒園、農村集體辦園,等等。當然,民辦幼兒園占比過高的地方,調整公、民辦幼兒園的結構比例,困難大會一些,需要當地政府下大力氣,久久為功。

  為什么要強化城鎮居住區幼兒園配套建設?

  賀春蘭:如何認識城鎮居住區配套幼兒園建設?

  張志勇:必須明確城鎮居住區配套幼兒園建設的性質。其實,國家城鄉與住房建設部有關文件早就明確:城鎮居住區配套幼兒園是城鎮基礎公共服務設施。它就像衛生院、居委會一樣,必須納入城鄉建設規劃,必須與居住區同步建設、同步交付使用。從國家對居住區幼兒園配套建設的定位看,它不是企業,不是供開發商高收費、高贏利的“工具”。

  賀春蘭:國家為什么那么重視城鎮居住區幼兒園配套建設?

  張志勇:必須清醒地看到,城鎮居住區幼兒園配套建設,是一種最經濟、最集約、最便民的公共服務資源建設方式。說它最經濟,它是最省錢的公共設施建設方式。從某種意義上說,城鎮居住區幼兒園建設成本,是由城鎮居民個人分擔的,它當然屬于城鎮居民共享的公共服務設施;說它最集約,它是最節約土地的公共設施供給方式;說它最便民,它是直接融入社區、最便于城鎮居民接受學前教育的教育資源。

  賀春蘭:不少人對城鎮幼兒園配套建設不到位的整治不理解?甚至不認同。你怎么看?你所在的山東省是怎么做的?

  張志勇:城鎮居住區幼兒園配套建設并不是什么新政。2008年城鄉與住房建設部有關文件就做出了相應規定,2010年“國十條”對此做出了更明確的政策規定。《意見》要求對城鎮居住區配套幼兒園建設“規劃不到位、建設不到位、移交不到位、使用不到位”四種情況進行整治,實質是對地方政府城鎮居住區幼兒園配套建設政策執行不到位進行整改。

  城鎮居住區配套幼兒園的整治面臨的情況是非常復雜的。其中,最大的問題是政府要收回的幼兒園與開發商之間的產權爭議。當然,作為教育用地,利用劃撥土地建設的幼兒園,較少爭議。有人認為,當時開發商是按照市場價獲得的土地,在這些土地上建設的幼兒園產權應該歸開發商所有,且許多已辦理了產權登記。這里,必須強調的是,即使是開發商通過市場獲得的土地,按照物業條例規定,居住區配套幼兒園作為公共服務設施其產權也不屬于開發商,而是屬于全體業主。面對復雜的產權爭議和合同糾紛,我省各地對城鎮居住區配套幼兒園的整治采取“一園一案”“一事一議”的辦法,積極穩妥地進行整治,創造了許多有益的經驗和做法:

  針對規劃不到位的整治,有兩種模式:一是調整規劃進行補建;二是利用公共服務設施進行改建。

  針對建設不到位的整治,有兩種模式:一是政府督促開發商限期完成建設;二是政府針對開發商幼兒園土地閑置不建設問題,回購土地進行補建。

  針對移交不到位的整治,有四種模式:一是督促移交;二是政府回租;三是政府回購;四是督促啟用。

  針對使用不到位的整治,有兩種模式:一是通過補助生均公用經費將高收費幼兒園辦成普惠性民辦園;二是通過約談開發商降低房租,并由財政補貼剩余房租的方式,將高收費幼兒園降費辦成普惠性民辦園。

  賀春蘭:那么,城鎮居住區配套幼兒園作為公共服務設施,是否都要辦成公辦的?

  張志勇:國家有關政策明確規定:城鎮居住區配套園優先辦成公辦園,或委托辦成資產國有的普惠性民辦園,不得舉辦為營利性民辦幼兒園。也就是說,城鎮居住區配套幼兒園作為教育公共服務設施,就其產權性質而言,屬于公共資產,必須交給教育行政部門使用。如果財政有保障,可以辦成公辦幼兒園;如果財力不足,也可以辦成政府所有、按照民辦機制運營的幼兒園。當然,政府免租金委托專業機構舉辦的按照民辦機制運營的幼兒園,政府有權通過限定價格,辦成普實惠性民辦幼兒園。

  本文刊于《人民政協報》(2019年7月10日)教育在線。

海南体彩网 南溪县 | 天全县 | 修水县 | 同仁县 | 鸡西市 | 泽库县 | 怀安县 | 鄢陵县 | 梁山县 | 宽甸 | 连城县 | 丹阳市 | 肥乡县 | 买车 | 新泰市 | 额尔古纳市 | 永州市 | 清水河县 | 海阳市 | 正定县 | 伊宁市 | 青浦区 | 北京市 | 南木林县 | 麻栗坡县 | 宜宾县 | 抚宁县 | 延边 | 瑞安市 | 永康市 | 太康县 | 桐庐县 | 综艺 | 壶关县 | 青阳县 | 张掖市 | 兰考县 | 喀喇 | 永平县 | 武宁县 | 金沙县 | 西城区 | 汽车 | 施甸县 | 兴仁县 | 封丘县 | 平原县 | 武义县 | 焉耆 | 崇义县 | 龙海市 | 苍南县 | 三都 | 肃宁县 | 玉门市 | 建始县 | 赤峰市 | 景泰县 | 垣曲县 | 卢湾区 | 梅河口市 | 武平县 | 哈尔滨市 | 同德县 | 马关县 | 临武县 | 清流县 | 张家口市 | 吉首市 | 浦东新区 | 宜州市 | 汤阴县 | 河北省 | 南丹县 | 城固县 | 宝坻区 | 德惠市 | 峡江县 | 修武县 | 垦利县 | 都昌县 | 长海县 | 莱西市 | 临海市 | 包头市 | 志丹县 | 日照市 | 柞水县 | 临海市 | 韶关市 | 特克斯县 | 香河县 | 宜城市 | 福海县 | 吴旗县 | 那坡县 | 达拉特旗 | 淮阳县 | 南通市 | 大关县 | 抚松县 | 苍梧县 | 苍南县 | 宝坻区 | 朝阳区 | 崇仁县 | 太白县 | 和平区 | 清水河县 | 大洼县 | 海门市 | 柏乡县 | 囊谦县 | 建始县 | 吕梁市 | 毕节市 | 邳州市 | 洛扎县 | 德清县 | 衡阳市 | 佛冈县 | 曲水县 | 达尔 | 大渡口区 | 昌宁县 | 都兰县 | 临夏县 | 略阳县 | 平果县 | 新乡市 | 四子王旗 | 武鸣县 | 阳山县 | 台东市 | 上思县 | 环江 | 阿瓦提县 | 吕梁市 | 沂南县 | 松阳县 | 会东县 | 葵青区 | 长武县 | 南江县 | 瑞昌市 | 新巴尔虎左旗 | 休宁县 | 桃江县 | 孝义市 | 光山县 | 武定县 | 桐柏县 | 息烽县 | 忻州市 | 盐边县 | 和政县 | 嘉义市 | 邢台市 | 宣化县 | 石林 | 沂南县 | 闸北区 | 保康县 | 齐齐哈尔市 | 闽侯县 | 客服 | 宜丰县 | 临漳县 | 桃江县 | 岳普湖县 | 乳山市 | 旺苍县 | 抚宁县 | 佳木斯市 | 鄢陵县 | 香格里拉县 | 赤城县 | 承德县 | 西丰县 | 高邑县 | 八宿县 | 达拉特旗 | 新巴尔虎右旗 | 阳高县 | 中宁县 | 龙州县 | 陵川县 | 胶南市 | 永福县 | 玉门市 | 东港市 | 天长市 | 巴彦县 | 宝清县 | 辽阳县 | 赤峰市 | 朝阳区 | 和田市 | 洛南县 | 兴业县 | 阿巴嘎旗 | 两当县 | 台江县 | 宁波市 | 九龙县 | 大同县 | 康马县 | 大同县 | 青阳县 | 巩义市 | 琼海市 | 自贡市 | 荣昌县 | 肥城市 | 年辖:市辖区 | 油尖旺区 | 绥江县 | 莲花县 | 吴桥县 | 永仁县 | 遂昌县 | 甘洛县 | 桐梓县 | 大城县 | 乐平市 | 潜江市 | 云和县 | 西峡县 | 浦县 | 文登市 | 阳信县 | 高密市 | 烟台市 | 额尔古纳市 | 景德镇市 | 临安市 | 怀柔区 | 江北区 | 咸丰县 | 永年县 | 丹江口市 | 曲周县 | 凭祥市 | 长子县 | 大冶市 | 东兴市 | 沙雅县 | 凤山市 | 瓮安县 | 云浮市 | 广汉市 |